您的位置: 天津信息网 > 历史

绝世邪君 第五百零一章 秦宗的绝望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8:59

绝世邪君 第五百零一章 秦宗的绝望

轰隆.

千万人的攻击.被甄渊轻松的抵挡.像是刹那间的烟花般荡然消散.一抹前所未有的恐慌.晕开在人群的心底:“怎么会这样.”

“上千道的攻击.竟然.竟然全都被挡下來了.这怎么可能.”

“天.竟一点都沒有伤到他.这不是真的吧.”

所有人因栾慕华惨死而获取的喜悦.被甄渊恐怖的力量当头一棒.直接扼杀在摇篮里.

“桀桀.结束了.”

肆虐的冷笑响彻.甄渊全身砰的一声.背后的羽翼彻底展开.足足有近千丈大小.遮天蔽日一般.令天穹暗淡.

“天魔碎世.”

漠然.枯藤的血手举起.冲着下方的人海虚空一握.临近甄渊的空间直接扭曲.磅礴的煞气轰然爆出.

砰.

旋即.大地上的乱石直接炸开.一道一道千米长的沟壑.秦永峰为首的秦家秦宗之人.在其下如蝼蚁般不堪.砰的被震飞出数千米去.

“不不不.”

秦石瞪大黑眸.眸呲欲裂的咆哮.甄渊的实力让他感觉到恐惧.他知道.就算是全盛的他在其手下也走不出三招.何况是经历栾慕华一战.早是油尽灯枯的现在.他再也无力回天.

只能眼睁睁看着秦宗的弟子惨死.竭斯底里的咆哮.

“天上.”

“地下.”

“唯我.”

“冰封.”

“冰封玄域.”

绝望的煞气下.一阵一阵阴森的寒流在尘沙中突然涌起.成一面坚不可摧的寒冰屏障.冻结在甄渊和秦宗之人的中央.

一道碧蓝色的倩影.娇喘的悬浮而起.

砰.

巨响一声.寒流从两翼将黑色的空间冰封.

倏忽而起的冷空气.令甄渊皱了皱眉.讥笑道:“呦.竟然还有力气动用青雪宗的秘术.只是和刚刚比起來.差了些许啊.凭这种程度可挡不下我.”

轰隆.

言罢.举手投足间.咻一道黑色的煞气以一点之势.刺进硕大的寒冰中央.旋即竟从冰冷的寒流中生生燃起巨火.一下子将其融化.融化后还尚未停下.像猛虎一般.扑向沁雪心.

“雪心.”秦石心里一沉.

“焚盾.”

刹那.一面洁白的阵法.突然间在被驱散的寒冰中闪掠.下一秒挡在沁雪心的娇躯前.如一片一片的蛇麟.将黑色的烈火阻隔下來.

轰隆.

爆响连连.秦石先是一愣.紧跟着只听旁边的书中玉噗一声.一口鲜红的血迹喷出.殷虹在她胜雪的白衣上.

“玉姐.”

猛然回首.秦石低吼道.

再度出现的白光.甄渊忍不住的皱起眉:“嗤.小家伙.身边的艳福倒是不浅.竟然有两名美人这般助你.只是我会让你明白.一切在我面前都不过是增添徒劳.”

“凶魔·千杀.”

甄渊突然收拢背后的蝠翼.滚滚的黑色煞气涌起.沿着他的四周像是泡沫一样汇聚.不断的翻转.

噗.

闷响一声.泡沫像是冶炼的熔池.竟是滋生出千把黑色幽暗的虚妄利剑.一把一把悬浮在青霄下.猛然的旋转上三百六十度.笔直的指向大地.

“封.”

砰一声.千把利剑垂直的击落.轰然间冲向沁雪心、书中玉、以及秦家家众.意外的是这些剑刃并未击穿众人.而是剑刃和剑柄收尾相连.将众人牢牢的封锁起來.

“是封印结界.”众人一惊.

沁雪心反应极快.玉手浮起寒冰.连绵的虚空拍出.

砰.

却不料.彻骨的寒流在临近一把一把的虚妄黑剑时.竟受到诡异的力量.凭空的被消磨殆尽.

“破不开.”

“桀桀.就算是冰皇何舒寒想要破开我这魔域封术.都要费些力气.就凭你也想破开.不自量力.”甄渊冷嘲热讽的撇了撇嘴角.

秦石望着痛苦的诸人.咬了咬牙朝书中玉喊道:“玉姐.快告诉我.这结界的阵眼在哪.”

眯眯着凤眸.书中玉面色难堪下來.许久才摇了摇头:“不行.这阵法我破不开.”

“什么.”

心里一沉.沁雪心未能破阵秦石都不感意外.让他不敢置信的是.擅长结界的书中玉竟然无法破开.这种情况是三年來从未出现过的事.

不理诸人.甄渊冲着秦石冷道:“小家伙.自己把崩玉的操控之法交出來吧.说不定我还能给你个痛快.”

凝着神.秦石无力的矗立在废墟中.他千算万算.也沒有算到甄渊会拥有这种可怕的力量.竟是远古魔兽的遗留.

在甄渊面前.他感觉自己和秦宗就像是刀俎上的鱼肉.只能任他宰割.沒有分毫挣扎的余力.

而尽管如此.他仍是狠狠的捏紧拳头.低喝道:“让我交出崩玉的掌控之法.休想.”

砰.

屈指一弹.一柄虚空的利剑.纵然从秦石的左臂划过.一击将他震飞出数千米远.

甄渊冷道:“你说还是不说.”

“不说.”

在地上爬起.秦石痛苦的怒道.

“你找死.”

甄渊失去耐心的眯起眼.虚空间将血爪扬起.冲着秦石的眉心就要刺下.

无数人瞳仁紧缩:“石头.”

“不要

.我告诉你.”身为父母.看着自己孩儿饱受折磨.秦天擎再也忍受不住的喊道.

听闻此言.秦石猛的回身.目光急切的望向秦天擎.声嘶力竭的吼道:“爹.不能说.”

他知道.只要甄渊沒得到崩玉的操控之法.秦家人就还有一线生机.若是被他知道崩玉的操控之法.那时候秦家才是真的沒了希望.

“闭嘴.”

眸心一寒.甄渊背后的蝠翼轻挥.就是三道凛冽的黑芒.砰一声直接将秦石震飞出近百米远.

砰.

秦石再次被重伤.秦天擎按耐不住的吼道:“别伤他.我告诉你.”

“呵呵.总算有识时务的了.”甄渊裂开大嘴的笑了笑:“说吧.崩玉的操控之法究竟是什么.”

“你先将我的封印撤掉.我需要亲自看见崩玉才行.”秦天擎手心里已是攥出汗水的道.

皱了皱眉.甄渊盯着秦天擎沉默一会.秦天擎只不过是玄灵境中期.在他的面前实如尘埃般低微.根本不值得放在眼里.为此倒也爽快的扬手:“千杀阵·解.过來吧.我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來.”

砰.

虚空的剑刃颤抖几下.在一阵冷风中消散.秦天擎猛的放松几分.旋即他哀默的望向秦石.浑浊的眼眸中充满哀柔.方才冲甄渊迈去.

一步一步.秦家所有人将目光全部集中在秦天擎的身上.秦石挣扎的摇头.不断的嘶吼:“爹.不要.”

咬了咬牙.秦天宇也急躁的冲秦永峰道:“父亲.难道二弟他.真的要将崩玉的操控之法告诉这个怪物.现在这怪物还有所顾忌.若是真的让他知道崩玉的操控之法.那时候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秦永峰怪异的望了望秦天擎.许久才冲秦天宇摇了摇头:“你二弟他.根本就不知道崩玉的操控之法.”

“什么.”秦天宇猛的一愣:“二弟他不知道.”

深深的喟叹一声.秦永峰道:“嗯.崩玉的操控之法.只在历代家主中相传.我确实是有意将家主之位传授给他.可这一年來始终都沒有机会.”

听闻这个消息.秦天宇彻底凌乱.急促道:“那二弟他.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他.他是想要……”

言罢至此.秦天宇再也沒有勇气说下去.仰头朝秦天擎望去.在后者的面庞上.他察觉到一抹.视死如归的决然.

“沒错.他想要牺牲自己.为我们争取生机.”秦永峰刹那间.突然苍老了数倍.就想秦天擎对待秦石一样.秦天擎也是他的儿子啊:“他和石儿.是我们秦家的骄傲啊.”

在得到确认.秦天宇哑口无言.

这时.秦天擎已经起身走到甄渊的身旁.面对前者.甄渊充满了轻视:“说吧.我劝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否则的话我会让这里的人.一个都活不下去.”

秦天擎连忙的摇了摇头.凑上前的冲甄渊道:“崩玉的操控之法是……自爆.”

“什么.”

甄渊皱了皱眉.紧跟着他猛然一愣.凝神的朝秦天擎望去.下一霎只见后者的虎躯上.突然间泛起滚滚的鲜红之色.滚滚的灵力自体内涌出.

“爹.秦伯父.”

察觉到秦天擎的动作.无数人瞪大眼睛.

“石儿.好好照顾好你娘.你是爹爹的骄傲.是秦家人的骄傲.”秦天擎面庞的血色褪去.苍白之下冲着秦石洒脱的笑道.

那心底的绝望.像一把匕首划过一样.绞痛的秦石五官扭曲.狰狞不断的嚎叫:“不...”

“嗤.一个蝼蚁.以为凭你就能撼动我吗.”甄渊瞳仁一缩.寒芒四射的冲着秦永峰怒喝一声:“魂锁.”

砰.

下一霎.一连串的黑色利剑.成周期性的缠绕在四周.竟生生将秦天擎体内涌出的灵力.一点一点的压制回去.

噗.

一声闷响.肆虐的灵力.竟然突然间在黑色雾气中消散.秦天擎欲要引爆的丹田.一下子竟变得暗淡无光.和他失去了联系.自爆竟被生生的阻断了.

“怎么会这样.”

他露出不敢置信的骇然.

“想要自爆.那太便宜你了.”

气愤下.甄渊虚空一扬.空中直接被他划开一道凶恶的裂口.将秦天擎震飞出数千米远.

轰隆.

旋即.甄渊的魔爪在刺进裂口.一番探索下将裂口捏碎.形成一团震动天地的恐怖光球.冲着秦天擎逼去.

光球四周.缠绕着可怕的煞气.令全场人的心一下子定格.那种力量是他们连想象都不曾敢想象的存在.

“敢骗我.我要亲手将你撕成粉碎.”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评论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看病怎么样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可信吗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评价怎么样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正规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