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津信息网 > 体育

江南小说樱花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4:28:29

楔子  谁说:石头没有梦想!如果,有一天,当泥泞中的石头有了梦想呢……  那一年,白色飞舞成一道优美的风景线,景晓乐却没有钱为自己购置一件干净的白色裙衫。她躲在虚掩的门口,看着来往的人群,尽是飘逸的白色搭配着水果的颜色,靓丽而阳光!眼眸中的亮光一闪而过,转为寂静的昏暗。  回眸看向自己,一身土气的灰布衣衫,凌乱的衣褶好像年老的皱纹,叫嚣着沧桑和无奈,而那时,她才不过七、八岁的年纪。  那是一条漆黑黑的巷子,巷子里扔满了垃圾,污秽的气息刺激着口鼻,路人掩不住厌弃的目光看着这条荒废已久的巷子和巷子里年久失修的破败房以及穿行在残败垃圾之中的人、四处乱闯的老鼠……而景晓乐就这样,走过抖落泥土的墙垣边上,身边跟着一条老得几乎无法动弹的大黄狗,踏过成堆的小山和对她肆无忌惮的鼠群,朝着褪色倒了一半的木门外望。    壹  “景晓乐,你一定要坚强,要好好地长大!”  记不清楚这是谁说的话了,是爸爸,是妈妈,还是哥哥,亦或是那个素未谋面的人。  而景晓乐,她简单的就像一张白纸,穿着干净却素净的土布衣衫,坐在同样土旧的教学楼里,被倨傲的其他人嘲笑着是从垃圾堆里出来的孩子。  景晓乐安静地窝在被窝里数着青春的梦想,和某个人并肩坐在草地上,看着落叶夕阳,没有多大的野心或者欲望,只想守着安静的岁月,听着潮涨潮落,让幸福溢满周围的天空!  “景晓乐,起床啦你个懒猪,不然要迟到了!”好粗鲁的声音,每天,穆青青就这样将景晓乐那个大懒虫叫起来,甚至连早餐也顾不得吃就向教室里奔,一路埋怨着是谁的错,归结到底也找不到答案!  “景晓乐,你昨晚又是几点睡的,都快成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了!”看着一路跑得没有形象的两个人,坐在后排座位上的啸天揶揄讽刺道。  “不要你管,东西拿来!”景晓乐一副小霸王的姿态,也只有在啸天的面前,她才敢如此破坏自己的淑女形象,淑女即“书”女,谁让景晓乐什么不爱,就只爱书呢!当然,除了一个人,大家心照不宣!啸天好笑地将两份早餐递给了前座的景晓乐和穆青青!  穆青青此刻完全没有了戾气,就像一个委婉的孩子,不觉令景晓乐傻眼,却早已习惯!  “穆青青,你头发怎么这样?”景晓乐大叫一声,穆青青顾不得一口三明治还没有咽下,拿出包里的小镜子照了又照,才发现自己又上当了,而景晓乐看着穆青青在啸天面前想发火又发不出来的样子,心中大快,报了早起的仇了,这招还真是屡试不爽!  “乐乐,听说今天下午大学部有义卖活动,是大学部的风云人物易云主持的呢!我们去看看吧!”景晓乐一听易云,入口的食物差点没咳出来!  “呃,好!”低眉顺手的样子,该令穆青青傻眼了吧,打眼撇了下景晓乐,在心底嗤之以鼻!  下午X高校大学部多媒体教室里,早已堵得水泄不通!可是鬼精灵景晓乐和穆青青还是早已跻身坐上了其中的位置,看着易云学长举手投足间的风姿和魄力!这样的动作景晓乐看了几十次,却依然为之倾倒,如醉如痴!不是因为他帅气的样子,挺拔地身姿,硬朗的言语,而是易云这两个字,是的,只是因为易云!  景晓乐捧着一本干净的笔记本,那是一个男性化的黑皮笔记,有些老旧了,依稀看见岁月的痕迹!她本不想看里面的内容的,或者那是别人的日记也说不定!可是,也许笔记本上有名字也说不定啊!  清晰俊秀的字迹映入眼底,内容很干净,也很忧伤,那每一笔都是像一把刃,在景晓乐的心底镌刻下深深的烙印!  易云,从此刻入了景晓乐的生命里!  “快看,是易云的钢笔耶,起价十元呢!”谁尖锐地叫了声,刺破了景晓乐的回忆,执著的思绪汹涌而出,执意地想要去标下那只钢笔,或许,那会是自己和他唯一的牵系,不,还有那本笔记!即使那会付出很大的勇气和代价,她不在乎!  “易云,没想到你的钢笔那么值钱呀,竟然让人拿两个月的生活费去换,还公然地成为了全校女生的情敌!”语气里不无揶揄,却是真挚而温暖的!易云将那只黑色的英雄笔交到景晓乐手上的时候,景晓乐分明听到周围空气花开的声音,还有天使的歌唱!  这就是所谓的交集,手牵手地碰触,还是心和心的交汇!  日子,如指尖的沙粒,悄然滴落到时空的隧洞里,不见踪迹。  而景晓乐抱着易云的钢笔,悄然地漂浮在校园的各个角落,遵循着易云的足迹!却发现,事实并不如预想的美好而安静!    贰  酒吧对于青涩的学生而言,显得神秘而忧郁,就像景晓乐。  通往酒吧的阶梯仿佛有着神秘的万有引力,令路过的人不自觉地想要靠近,却又惧怕这黑暗的力量会吞噬所有的光明!  景晓乐安静地立在安宁的门口,安宁是这个酒吧的名字,更像是一个凄美的故事!它被一圈又一圈的霓虹灯点缀着,显得异常的耀眼夺目。这令景晓乐感到恐惧。  脚步在石阶上来来回回,周围成熟人的眼光嫉妒着这鲜活的干净,这素净的妩媚。终究敌不过奢华的指引,终究,敌不过心里弥漫的情绪,迈步,走向对街的花园,找一处安静地椅子,塞上耳机,眼睛看着安宁进进出出的红男绿女,心中期盼着不一样的风景!  “易云,你的功夫见长喽,依你的才艺可以混混影视圈啦!可惜啦,那个青涩的小妞没有来呢!”几个男生围着一个帅气的青年走出来安宁。  易云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就像在学校里一样,平和如阳光,安静如阳光!  “易云?”一声柔媚无骨的轻唤,不觉令易云停住了脚步,令不远处的景晓乐提起了呼吸!“真的是你!”那女子脚步轻盈地避开了易云的同学,贴上了易云的怀里,就像,他们很熟悉,就像他们是一对恋人。  易云跟着那个女子离开了,开着昂贵的保时捷,奔跑在起风的夜里。  景晓乐一直都知道她和易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现在,更加的肯定了!  “乐乐,你怎么坐在这里?青青那丫头还说找你来着?”不知什么时候,景晓乐回到了校园里,坐在宿舍楼下的小亭子里,微风轻轻吹去她细致的短发,就着隐约的月光可以看到她干净的忧伤,让人触不到的遥远。  “是你啊?”景晓乐闷闷地回应着,甚至都怀疑她抬没抬头看一眼啸天,确认一下他的身份!  “你去找易云了。”不是问句,是一句简简单单的陈述。  景晓乐沉默着。啸天也沉默了。  那一晚,景晓乐被穆青青那丫头狠狠地骂了一顿,连带被宿管阿姨记了夜不归宿!那一晚,景晓乐发起高烧,只因那一晚上风很凉,易云送的那件衣衫太过奢华而单薄。  “乐乐,你为什么非要和他有个交集呢?你难道不明白,他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吗?”啸天好笑又好气地骂着景晓乐,他有些后悔自己顾忌太多,而没有为她披上自己的衣衫,为她挡去那一片薄凉。  门,应声而开,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安宁酒吧门口出现的那个女子。她只留下一句“我代易云来看看你”便悄然离开了。  她长得很美,景晓乐承认,就像江南的流水,安静而悠远,她没有嫉妒,隐约有些开心,易云能遇到这么婉约美丽的女子,是他的幸运。  “啸天,我只是想问他一件事,没有其他!”  当景晓乐站在易云的面前时,是景晓乐预料不及地。  坐在啸天的单车上,一路向西,沿着校园穿过去,有个温馨的午后下午茶,那是男男女女喜爱的约会场所,亦是和平分手的理想之地,啸天选择了那里,是穆青青和景晓乐避之不及的地方。  在哪里,他们遇到了陪伴他们一年、两年、三年,亦或是很久很久之后还在一起的啸天。  “学长,你有没有帮助过一个小女生,通过爱心基金会捐助她上学,一直到她上了高中!”  景晓乐想这样问易云的,但是,她张了张嘴,终究是没有问出口。曾经的那个自己,对于易云而言,是一个新生的希望,还有一颗微细的尘埃呢?她不确定,不确定易云的答案。    叁  自那天以后,易云消失了,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光明正大的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就像,也没有人知道啸天去了哪里!  “景晓乐,你说那个啸天搞什么鬼呀?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打电话也不接,发短信也不回,真是气死人啦!”穆青青一边在狭窄的宿舍里来回的走着,一边张牙舞爪地叫嚣着!  周末的宿舍显得异常地安静,同学都回家的回家,逛街的逛街,景晓乐和穆青青一样,都是无家可归的孩子。不同的是,景晓乐没家可回,穆青青有家不回。  “好了穆青青,别喊了,你忘了我们今天还有事要做呢!爱心学会组织的“尊老敬老”活动我们可都报名了,再不走可就迟到了!”  当景晓乐拉着穆青青赶到目的地的时候,一大批和他们一样的学生早已准备出发了!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暖暖的笑,尽管这天有些微冷。每个人都那么朝气,就像清晨的露珠坠在清新的草叶上,连呼吸都满含着希望。  转眼看向养老院楼前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岁月的皱纹爬上额头眼角,干燥的皮肤就像粗糙的老树皮,他们的生命即将走向荒芜,而眉宇间却带着孩子般的宁静。  “老爷爷,你们看着都如此地安宁,竟看不到半点对死亡的恐惧和忧伤,这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卡在景晓乐的喉咙里,她问不出口,就像不远处那个男孩子,手里拿着盐水吊瓶,推着老人的轮椅走在夕阳里,显得落寞而孤寂。  那是啸天的父亲,准确的说,是继父。这是后来从啸天那里听来的。  她以为她不会再去那个地方,那里满含着忧伤,她是个敏感的人,受不了这么多的刺激。却被穆青青拉去了,为了啸天。  看着这个迟暮的老人安静地躺在床上,望向他的床头那一沓未开启的信笺,心,微微触动了。  那是一封封的感谢信,来自爱心基金。  那天晚上,景晓乐又见到了易云,他明媚的脸上多了些许忧郁,柔和的轮廓染了几分沧桑。这个样子倒是有几分像落日里的啸天呢!景晓乐笑了笑,嘲笑自己的多心,嘲笑自己无理的想象。  她把笔记本塞进易云的手里,手微微地颤着,就像交付最珍贵的宝贝。  “景晓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这个笔记本不是我的!”易云摊开手里的笔记,温和地笑了。  景晓乐有些傻了,这简单的“易云”两个字竟然耗费了她近三年的时间,她怎么忽略了,那可是一个久远得比三年还要久的数字呢,而他,还如此的年轻。  景晓乐抱着那本黑皮笔记本傻傻地回了宿舍,多年的坚持忽然不见了,最终要感谢的会是谁呢?她突然想到了那一封封的感谢信,那信笺上刺目的爱心二字。  景晓乐满含着希望 共 396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慢性附睾炎的症状
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