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津信息网 > 健康

至尊透视眼 第595章 收网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4:37

至尊透视眼 第595章 收

苏哲看着子弹缓慢的飞过来,不闪不躲,而是伸手将子弹接住。

露这么一手,周志研和国字脸表情都闪过一丝惊讶。

滚烫的子弹握在手中,苏哲却不感到发烫。

捏着子弹前后两端,苏哲将子弹丢回去,国字脸伸手接住。

“如果你刚才有半分杀意,现在你是个死人了。”

国字脸没有怀疑。他刚才是想试下苏哲的身手,只是没想到他的实力比他预期当要高很多。

“不亏是连狼王都能够打败的人。”

国字脸知道这个苏哲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如果他不知道才是件值得惊讶的事情。苏哲也不知道要不要感谢狼王,如果不是他亲自出马,说不定现在还得遭受一大堆杀手暗杀。

不过对他来说是捡回一条命,按照当时的交手,苏哲是败的。只是他现在还活着,狼王负伤,传到别人的耳中就是另外一个意思。

“我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我必须要验证你的身份。”苏哲说道。

“你应该清楚,我如今可是四面楚歌,任何人我都不会相信。”如果他选择相信谁,早不知变成什么样了。

国字脸沉默下来。

过了两分钟从身上拿出一个证件甩过来。

苏哲接住看了一眼:韩博,国家安全局局长。

这个来头还真不少,假如是真的。

“你不用怀疑,我的名字你随处可以查得到。这个头衔只是表面,至于不能说的,没有命令,换谁都不能得知。”

苏哲捏着证件沉吟着,韩博的身份是真的,说明周志研是国家特工这个身份同样是真的。

“估且相信你这个身份。”

苏哲手一挥,证件甩回给韩博。比起他甩过来的力度,苏哲可是暗用不少霸气。不管韩博到底是什么身份,单凭他刚才对着开枪那动作,苏哲就还回去。

韩博接住证件,手臂有点麻。

眼前这个青年可不简单,能够从狼王的手中活下来的人,不亏是王者之威的人。韩博看着苏哲,竟动起把他招入来的念头。

“你提出的三个条件,我只有答应一个半。”韩博沉声说着,“第一个我来了,算是完成。第二个我不能答应,我们有自己的行动,即使是你都不能透露。至于第三个,我不能完全答应你。我只可以保证,到时真搜索到真的东西出来,凭你的鉴定能力,能拿走多少就多少,我当没看见。”

苏哲摸着下巴,这个比起他要拿三分之一那个听起来还好。

但谭子文这帮人既然说是造假团伙,要是到时搜出来的东西全是假货,到时岂不是一点便宜都没捞到。

沉吟半晌苏哲说道:“很好,这个交易挺不错的。”

虽然没完全相信韩博的身份,但他身上表现出来的那种气质,苏哲在很多军人身上看到。可能他不是国家安全局的局长,身份也不会低。

苏哲不是个不懂分寸的人,他不想与政府或者军队沾上太多麻烦。

“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计划,不过我这边西北军区彭司令正在暗中做事。跟你说一句,希望到时你们做事不会有任何冲突。不然,到时收鱼,鱼却跑了,那是得不偿失。”

“西北彭司令?”韩博眉头皱了下,后面没说话。

确认周志研的身份,苏哲并没有多作停留。这种鬼地方,又下着雨,呆久了难道会让心里冷馊馊的。

“那家伙有格相。”

苏哲离开很久韩博才缓缓的吐出这句话。

“格相?”

周志研脸上的表情因为惊讶而显得有些夸张。

这两个字可不是随口就能说出来的字,即使是开玩笑都不行。

“头,这不是开玩笑吧?”

周志研知道韩博从不会开玩笑,可这时候却忍不住问道。

韩博沉默半晌才开口道:“是不是真的我做不了定论,应该说是我没资格做出定论。只是一个才二十多岁的人却达到王者之威的地步,达到格相不是没机会。”

周志研望着苏哲离开的方向,这时候他已经走到下面,车灯已经亮起来。如果这句话换个人说周志研怎么都不会相信,但是韩博不同,他就算不相信自己也相信韩博。

回想苏哲身上的转变,周志研有点相信韩博所说的。从第一次见面,苏哲实力一般。相隔一阵子不见,再见面时,身上的霸者之气显露。

上次重逢,霸者之气由显露变成收敛,实力突飞猛进。

“如果是格相,要不要......”

“顺其自然。”韩博打断话,这种人要么拉拢,要么尽量不要招惹,不然矛盾冲突产生,情况会比我们想象中严重。”

说完这句话,韩博往后面走进黑夜中。

周志研留在原地沉默许久,等到雨势渐大,才离开。

确认周志研的身份,苏哲做事比较方便。这样一来,他们可以做到里应外合。

不过周志研在过去一年虽打入谭子文古董造假团伙的内部,却没得到他的信任,或许不是谭子文不任何,而是朱庭不信任。

朱庭能够在世人面前以慈善家的面貌出现,而且比起他其他的身份,这个更让人接受,城府有多深可想而知。

表面与人和亲,背地里做的,根本没人会知道。

那天晚上在墓陵园见面后,直到一个星期苏哲才接到周志研的。

“收。”

只是两个字周志研就匆匆挂。

苏哲立刻与钱老那边联系。

早在一个星期前苏哲就收到消息谭子文开始有行动,当时不知道消息是否准确。如今周志研的打过来,那么韩博应该是与彭司令取得联系。

这种事情单靠一队人马是不能够一打尽的。只是苏哲有点想不通,此时的朱庭还在伦敦,选择收岂不是不能抓住这条最大的鲤鱼。

不过周志研打得这么匆忙,此刻又是晚上,应该是谭子文那边有行动了。

苏哲没有去现场,那边有一帮军队在等着围捕,不需要他去凑热闹,他去了码头那边。

码头平时是运货,白天工作,晚上收工。

这个点,码头一片冷清,周围有着不少的垃圾在四处扔着,应该是白天在这工作人丢的。没有人过来清理,大部分的垃圾都是下大雨时或者刮大风吹到河里顺着河水流到其它地方。

没有人工作的码头,却有一艘快艇停在下面。如果事情败漏,这应该是一些人逃生的地方。苏哲知道路线图,所以他在这里等着。

他希望等到的是谭子文,然而这次的围捕,他有没有在里面,不得而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哲看了下后,索性连都关掉。有时候越近,反而会让心乱。但又不能不急

,假如这次谭子文不在,那么以后估计就没机会再抓他们。

即使他们还会继续犯法,却不会让人抓住。

依靠造假古董赚了不少,在风声紧的时候,像朱庭、谭子文这种做事谨慎的人,宁可少赚一点,都不会日后呆在监狱里让赚到的钱无法享受。

没有星星月亮,风却很大。河里的水打在码头的上面,时而传来拍击的声响。偶尔风浪大的时候,一些水花会溅上来。

游艇上面没有人,苏哲用透视眼确认过。他的车子就停在码头附近,不怕被发现。

随着时间不断的推移,苏哲看到在前方黑夜的焦石岩上出现一个身影。

不是两个人,而是一个。

那个身影一点点靠近,在距离还有五百米的时候,对方点燃了烟。不过打火机的光芒刚消失,再次看到烟头的火苗,对方已经在一百米的地方。

来的不是谭子文而是那个青年。

他吸了一口烟,掏出军刀直奔苏哲坐的车子。

苏哲看着对方一步步冲近,并没有急着从车里下来。

青年冲到车子,手中的刀子对着档风玻璃用来的戳下来。“砰”一声,挡风玻璃碎掉,一些玻璃碎溅到苏哲的身上,却没有伤及半毫。

在青年再次冲上来时,苏哲已打开车门下了车。

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与青年接触,比起在远处的飘渺感,靠近后就变得真实了。

近距离攻击苏哲从来不是怕,他的优势就在近身攻击。

青年握刀刺过来,苏哲反手握刀挡住。两个僵持一会,双双退了出去。从短暂的实力碰撞,青年的实力并不弱。

至于霸者之气达到什么地步,苏哲还得与他较量一番才知道。

既然要比了,苏哲不会再手下留情。

力气增加,苏哲没有再等青年冲上来,先下手为强。

近身攻击,他的优势很多。连狼王这种久经战场的对手苏哲都没有怕过,区区一个还没达到王者之威境界的对手,更不必担心。

漆黑的夜晚,两把刀相撞,火光四射。

连续十几招下来,苏哲返手出来,一脚踢中青年的肚子。

准备再乘胜出击,苏哲往前跑了几步,青年却在眼前消失了。

这个情况让苏哲惊讶不已,可是他不敢掉以轻心。果然这家伙不是等闲之辈,有点诡异。

沈阳脑康中医院官网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看病怎么样
沈阳脑康中医院好不好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评价怎么样
沈阳脑康中医院看病好不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