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津信息网 > 美食

至尊剑皇 第一八二八章 皇主境的血气拳罡

发布时间:2019-09-25 12:44:00

至尊剑皇 第一八二八章 皇主境的血气拳罡

此时,灰袍青年也在继续催动力量,使之笼罩秦墨的那顶熔炉越发闪耀,其中散发的温度极其惊人,似是整个熔炉都要点燃了。

“小畜生,在【噬世熔炉术】之中,看你如何出来。直接被炼化在里面吧,哼哼……,本来已是这一纪元最年轻的皇主,可惜,你不珍惜生命,偏要到我面前来送死。”灰袍青年冷笑,脸上浮现得意之色。

在【噬世熔炉术】笼罩秦墨的那一刻,他就已是知道,胜利已是稳稳在握了。

事实上,钟家的这种器炼之术,远比破霄门典籍中记载的更加可怕,这是唯有钟家特殊血脉的弟子,才能够施展的可怕器炼之术。

这种技艺,既可以称之为武学,也可以称之为一种铸器之术,乃是本着世间万物,无物不可噬,无物不可炼之的宗旨,由此创出的一门器炼之术。

这也是一种战血传承之术!

灰袍青年身上的血脉纯度,比之许多年前,破霄门、钟家争夺时,施展【噬世熔炉术】的先祖血脉,要纯净的多,施展起此术来,威力自是更强。

砰!

铁锈熔炉彻底点燃了,其炉壁浮现种种图案,皆是各种凶兽之形,其威力大盛,侵袭向其中的秦墨。

“死!”灰袍青年大吼。

铁锈熔炉中,秦墨置身其中,四周充斥着铁锈般的岩浆,其中蕴含着诡异的侵蚀之力,不断侵蚀着他的真罡、肉身,要将他全身都吞噬,炼化掉。

“这种器炼之术还真是诡异,竟连血气之力都能够侵蚀一部分,这是钟家被称为战血家族的缘由吗?这其实是一种战血传承之术?”

秦墨皱眉,他故意落入铁锈熔炉中,乃是想要洞悉这种器炼之术的一些奥义。不过,他有些失望,想在短时间内,洞悉这种器炼之术的奥义,并不容易。

“不能再等了,将铁锈熔炉拿下来。”

深吸口气,秦墨身躯微振,身形陡得挺拔起来,血气之力沸腾,瞬间凝成血气战铠,将侵入其中的铁锈之力,悉数排出体外。

右拳一握,整条右臂开始绽光,血气之力如狂兽般喷涌,顺势轰击而出。

在破霄主峰中,跻身皇主境以来,他尚未真正测试过自身的力量,究竟突破之后

至尊剑皇  第一八二八章 皇主境的血气拳罡

,又在主峰中有了玄之又玄的际遇,他的实力究竟如何。

轰得一声,铁锈熔炉壁一个位置凸起,从外面看,竟是一只拳印出现。

而后,以那个拳印为中心,整个铁锈熔炉竟是开始龟裂,下一刻,熔炉爆碎,一道拳痕呼啸而出,直袭向灰袍青年的面门。

“什么?!”

灰袍青年骇然失色,他以家族至宝所化的熔炉投影,竟是这样被破了,要知道,即便是皇主境后期的大高手,也难以在一击之下,将熔炉投影击碎。

可是,事实就在眼前,并且,这道可怕拳痕袭至,已是容不得他细想。

一瞬间,灰袍青年手掌一动,以托着的铁锈熔炉,挡下了这一记拳痕。

铿!

这顶铁锈熔炉颤动,铸造这顶熔炉的材质乃是天地难寻的神料,并不会因为这样的拳劲所损坏。

但是,拳劲却是沿着熔炉壁,闪电般传递向灰袍青年的手掌,侵入其手臂的经脉中,令其浑身一阵颤抖,当即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一幕,落在周围许多强者眼中,皆是感到震动,刚才灰袍青年的攻势之强,在场能够接下的强者,自问不超过双手之数。

却是想不到,转眼之间,秦墨已是轰碎了熔炉投影,并以一拳之力,就击伤了灰袍青年。

这样的变故,实是太快了,即便在场皆是修为惊世的大高手,依然是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面,秦墨捏了捏拳,对于以血气之力催动的这一拳的威力,乃是相当的满意。

以祭体祷文为基,以此冲击到皇主境,使得自身的血气之力,又有了一个质的飞跃。现在,相较于秦墨体内的其他力量,血气之力无疑是他最强的杀手锏。

至于其他惊世之力,还需要一一淬炼,才能够逐一达到皇主境的威力。

“钟家的器炼之术,若是仅此而已,你还是将那顶熔炉交出来,并交出操控之法。我会留你一条命的。”秦墨淡淡说道。

轰!

灰袍青年手托铁锈熔炉,猛地催动,整个熔炉绽光,形成一道铁锈光罩,将他护持其中,这才使他放下心来。

抹了抹嘴角的鲜血,摊开手掌,掌心中的液体殷红中透着一丝灰色光泽,这是钟家纯血子弟的象征,也是一种荣耀。

现在,身为钟家核心子弟的他,却被一个年轻许多的少年,给一拳轰出血来,灰袍青年的目光陡得狰狞起来,抬头看向秦墨,其眼睛闪烁着诡异的铁锈色,狞声道:“小畜生,看来你在破霄主峰中,得到了使力量瞬间暴涨的宝物,小心点使用,这种级别的宝物未必是你能承受的。”

刚才那一拳的威力,实是太狂暴了,其洞穿力超乎想象,根本不像是皇主初期的强者的拳力。

灰袍青年根本不相信,一个刚跻身皇主境的少年,修为都可能尚未稳固,就能够爆发如此可怕的拳劲。一定是在破霄主峰中,获得了某件至宝,就如同破霄门主的枪皇手套一样,能够将自身的实力暴涨。

这也和灰袍青年手中的铁锈熔炉一样,催动之后,能够越阶挑战,无比生猛。

不过,秦墨的情况,与破霄门主,以及与灰袍青年不同,这种宝物的级别非同小可,乃是大陆级以上的神器,刚至皇主境强者想要催动,乃是极为耗损力量。

破霄门主的枪皇手套,是因为修炼的功法同源,才能够如此自如的驱动。

至于铁锈熔炉,乃是因为钟家的血脉关系,灰袍青年才能操控自如。

因此,灰袍青年断定,秦墨无法长时间这样战斗,很快就会力量耗尽,再无战力。

现在,这少年如此平静,只是在虚张声势,希望他主动交出铁锈熔炉,让炼化破霄门的过程中止。

“如果这样想,你能够好受一点,也无所谓。”

秦墨皱了皱眉,伸出手掌,示意道:“将铁锈熔炉交出来吧,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三次。”

望着对面那少年平静的姿态,灰袍青年则是感受到浓烈的压迫,以及内心涌动的耻辱,今日的受挫若是传出去,家族一定会重新考虑他在年轻一代子弟中的地位。

砰!

顿时,灰袍青年咬牙,手掌猛地一震,掌心的铁锈熔炉旋转起来,虚空顿时爆鸣,那顶熔炉中似有铁锈雷霆炸裂,整个大殿也是颤动起来。

一瞬间,殿外的光线暗淡,明明是白天,却似是夜幕提前降临。

这样的情景,使得在场敌我双方皆是一愣,心中都是涌动不妙的感觉。

“小畜牲,你不要得意忘形,只是稍稍占了一点上风,就这般傲慢。最后死得都会很惨。”

灰袍青年狞笑着,森然道:“告诉你一个绝望的消息,以我钟家至宝熔炉进行的器炼之术,是无法停止的,就算你得到这顶熔炉,得到操控之法,也无法停止破霄门的炼化过程。再过不久,整个破霄门就在我的掌控之下,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闻言,在场门主一脉的强者们皆是色变,他们刚才就有这样的预感,却是想不到,竟真是如此。

若是整个破霄门被炼化,成为钟家掌控的一片地域,就算将黑袍老者一脉全部铲除,也改变不了最后的衰落局面。

秦墨目光一凝,脸上泛起冷意,若是灰袍青年所言属实,就不能再拖下去了,要尽快解决这个家伙。

“既是如此,我就不留手了。”秦墨喃喃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版阅读址:m.

丽水治疗阴道炎方法
丽水治疗阴道炎费用
丽水治疗阴道炎医院
丽水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丽水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