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津信息网 > 星座

剑客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49:13

微风轻漾,天机老人这位天下第一的剑客盘坐在山崖苍松之下,他看起来年纪已经很大了,白如雪般的长胡拖到地上,白发随意用簪子束着。微风轻撩起他的玄青色长袍,也拨动着他的须发。此时太阳隐遁在远处连绵的山峦之中,天边棉花般的云团被太阳最后的余光映照得通红,夕阳余晖浅浅地挨着山崖,投射在他身上。  “落衣,有什么事情吗?”  一位少年不知何时已然站在他的身后,一袭白衣胜雪,身形高挑,不浓不淡的剑眉下,鼻若悬胆,似黛青色的远山般挺直,薄薄的唇颜色偏淡,嘴角微微勾起,墨玉一般流畅的长发用白色丝带束起,留下额前几缕长发随风逸动,不过他的眼神却透漏着一股冷漠与肃杀之气,让人望而生畏。  “师父,你所传我已俱会,还望师父将你的平生绝技惊鸿一剑传授与我。”  夕阳最后一抹光辉消退,夜笼罩穹窿。天机老人睁开眼睛,眼神宛若一汪静水,回过头,望着凌落衣,然后又转过身去拂了拂衣袖。  “你下山去吧,三年之后,若你还存此心,那就再来找我吧!”  “可……师父”  “下山去吧。”  “是!弟子下山,还望师父珍重。”  凌落衣本非山上之人,红尘世事他皆知晓。红尘喧嚣,凌落衣被这江湖豪气感染,发誓要闯荡一番。不久,他便开了一家腾龙镖局。  五月初五,武林最大的镖局智威镖局在门前舞狮,智威镖局总镖头黄伏楼肥胖的身躯塞满了门前太师椅,他油光满面,看两条红狮在长条凳搭成的“山”前辗转腾挪,引得围观百姓拍手叫好,黄伏楼高兴的肥脸不住抖动,连那眼睛缝里都是笑意。突然,一条黑狮闯了进来,竟然开始上山采青。黄伏楼一看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明白有人来闹场子来了,连忙示意鼓手擂鼓斗狮。只见黑狮在两条红狮的夹击下一跃而起,踏上长条凳,一条红狮急忙追击,黑狮把长条凳一蹬往红狮砸去。黄伏楼一看,连忙抢过鼓槌,亲自击鼓,红狮声势大涨,一条红狮借长条凳一跃而起,跳到黑狮前面,双面夹击,黑狮竟然撩起长条凳往红狮砸去,红狮刚跃至半空躲避,竟被黑狮踹了下去,后面红狮抢救不及,黑狮已过楼台,准备采青。黄伏楼冷哼一身,施展轻功往采青长杆飞去,却被一人挡了下来。  来人身着白衣,邪魅地冲黄伏楼笑着,此人正是凌落衣。  “久闻黄伏楼黄总镖头三十六路断魂刀天下一绝,晚辈久仰已久,特地前来讨教一方。”  黄伏楼脑子进水也知道他是来找茬的,冷哼一声,一言不发,进入镖局。一会儿震天吼声响彻镖局。  “拿我刀来!”  凌落衣嘴角微弯,露出淡淡的笑容,走了进去。  黄伏楼手持九环大刀站在庭院正中,肥硕的肚子因为愤怒而剧烈起伏。凌落衣刚进院中,黄伏楼屈腰已到了院中,把楼鸽都吓飞起去。拉开架子,别看他长得肥胖:挥舞起刀来飘逸迅捷,宛若一只灵猫。可又招招狠厉,大刀刮起的刀风直让人站不稳,他一个飞脚起去,在全身织起了一片刀网,黄伏楼收刀,双脚震的青石砖都碎了。  “请——”洪亮的声音震得房子都在打颤。  凌落衣微微一笑,从袖中拿出一柄软剑,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剑影在空中交织出几朵莲花。“我就不练了,现在就开始吧!”  黄伏楼听见这话不由地皱了皱眉头,可动作却没有停下,一刀猛劈了过来,一刀未落一刀又至,招式绝不用老。凌落衣像一虚无缥缈的幽灵在黄伏楼的刀网中穿梭,看起来好像没有还手之力,黄伏楼招招紧逼,痛下杀手,每一刀都带着巨大罡风。黄伏楼狠厉一笑,凌落衣看见了,不觉摇了摇头,笑了起来。黄伏楼的刀网更密了,可凌落衣的剑像眼镜蛇一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附上了黄伏楼的手臂,一抽,黄伏楼的大刀应声而落,黄伏楼还没有反应过来,软剑已然架上了脖子。  凌落衣拱了拱手笑到:“承认了。”  凌落衣把剑一收,拂袖而去。黄伏楼像滩烂泥软在那那,脸色青白。  短短两年的时间,凌落衣用狠辣的手段几乎统一了武林所有镖局。未归顺的在午夜一家老小皆被灭门,镖门同行为了活命,都归顺于他,敢怒而不敢言。而且,凌落衣的手暗中触及赌坊、酒楼、妓院……才两年的时光,黑白两道皆对他十分敬畏,凌落衣的名声一时无两。  月色朦胧,凌落衣立于庭院中,左手轻弹软剑,发出清脆的声音。凌落衣的剑舞起来很美,在天空留下朵朵青莲,可这两年时间又有多少人葬送在这美丽的青莲之下。突然,凌落衣停了下来,手中的剑在颤抖,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凌落衣觉得手中的剑不再属于自己,他手中的剑好像有了生命,他无法去操控他。  微风轻漾,天机老人盘坐在山崖苍松之下,白如雪般的长胡拖到地上,白发随意用簪子束着。微风轻撩起他的玄青色长袍,也拨动着他的须发。此时太阳隐遁在远处连绵的山峦之中,天边棉花般的云团被太阳最后的余光映照得通红,夕阳余晖浅浅地挨着山崖,投射在他身上。  凌落衣站在天机老人身后,不耐烦地说道:“师父,三年到了,快把剑谱给我。”  天机老人似乎老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顿了好久,才转过头,眯着眼睛,望了他一眼,而后又非常慢地转回头去。凌落衣看见他如此急得直想发火。  “你走吧!你已经没有资格学这剑了。”  凌落衣一听,怒火中烧,好不容易压住怒火,吭着气说:“为什么!”  可天机老人却没有回答他,他仰着头不知在望些什么,凌落衣杀心顿起,他抽出软剑,他要让这倔强的老不死生不如死,求着送给他,凌落衣很有信心,可以在背后一剑拿住这个老得半截入土的老头,即使他曾经是天下第一的剑客。  他一剑刺来,如雷疾,似风涌。凌落衣看见天机老人还是一动不动,阴厉地笑了起来,可剑挨近天机老人身旁,剑身尽碎,他被一股强大的力推出去很远。凌落衣恐惧地望着这个似乎动一下都费劲的老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在一瞬间他感觉到了死亡,他惊得话都说不出来,大颗大颗的汗珠往下落,他不想死!  “唉!你还不明白吗,你早已不再是剑客!” 共 223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到底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